首页 >> 最新文章

澳政府矿业税改革将冲击大型矿业公司管道系统

文章来源:澳华机械网  |  2020-03-30

澳大利亚政府2日表示,拟推出税率高达40%的“资源租赁税”,从而发起针对各州政府“特许开采税”的改革。此次改革将使低收入者、临退休人员和小企业成为主要受益者,而必和必拓、力拓等大型矿业公司将受到较大冲击。

去年年底,澳大利亚国库部秘书长肯·亨利向联邦政府提交了一份税务评估报告。他建议,废除目前各州政府向矿业征收的“特许开采税”,以一个全国性、统一的“资源租赁税”取而代之。他说,这将为澳大利亚政府每年增加数十亿澳元的税收。此后四个月,“资源租赁税”的推出一直处于酝酿阶段,并因其将在很大程度上触动澳大利亚矿业公司和各州政府的利益而引起广泛争议。

此次,澳大利亚政府推出的“资源租赁税”将从2012年7月1日起开始征收,所征税款将主要用于支付养老金、加大矿业基础设施建设和扶持小企业发展等。

澳大利亚政府表示,过去十年间,澳大利亚矿业利润飙升800亿澳元(1美元约合1.08澳元),而同期政府矿业税收仅增加90亿澳元。澳政府预计,此次税收改革将使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0.7%,实际工资水平提高1.1%,相当于全职劳动者人均年收入增加450澳元。澳大利亚国库部长韦恩·斯旺表示,通过此次税收改革,澳大利亚将能够建立更完备的退休金保障制度,中小企业将能够享受更为优惠的税收政策,而澳大利亚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也将得到较大提升,“让所有澳大利亚人更为公平地享受丰富资源带来的优惠”。

通过此次改革,澳大利亚享受退休金人员的年龄上限将从70岁提高至75岁,政府还将向部分公民提供退休金补助。澳总理陆克文表示:“此项改革意味着澳大利亚工薪阶层退休后的生活将得到更好保障。”同时,澳大利亚小型企业的公司税税率也将由目前的30%降至28%。此外,澳政府准备建立公共设施建设基金,向国内的公路、铁路及港口设施建设提供持续性资金支持。斯旺表示:“这将是一个持续性的改革。在今后十年里,我们将逐步实现上述目标。”

与澳大利亚政府的乐观态度相比,众多大型矿业公司对这一改革则表示失望与愤怒。必和必拓表示,政府这种“抢夺”税款的做法会使澳大利亚的投资吸引力大大降低。众多矿业公司表示,尽管矿业产值仅占澳大利亚经济总量的8%,但矿业公司缴纳的公司税则占国内公司税总额的16%,它们向州政府缴纳的“特许开采税”也在过去短短五年之内几乎翻了一番。

而澳大利亚政府对此的回应则是,矿业公司已对国内经济发展造成了一定影响,如导致澳元升值和劳动力短缺等。虽然澳政府使用退税方式安抚矿业公司,但此间分析人士认为,必和必拓和力拓等大型矿业公司仍将受到此次税收改革的强大冲击。

铁矿石谈判或将不了了之钢铁行业应立足长远谋发展

去年的铁矿石谈判最后实际上是不了了之,今年的谈判似乎又有重蹈覆辙的危险。

虽然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罗冰生表示“谈判仍在进行”,但对于三大矿山提出的涨价要求和季度定价方案,钢厂几乎没有能力拒绝。矿山可以两个月不开工,但钢厂的高炉不能随便停产。铁矿石不买不行,中钢协对此也只能表示理解。

“钢厂出于自身生产的需要,可与矿山约定临时价格采购铁矿,但要遵守协会统一规定的条件。”罗冰生说。这意味着,如果今后我方谈判代表宝钢能与三大矿山达成某种协议,其他钢厂依然要跟随。

一家大型钢厂铁矿石进口部门负责人也说:“4月份以后,我们仍能从三大矿山买到长协矿,但价格暂时未确定。”

但是,如果我方与三大矿山达不成什么协议呢?那就是不了了之的结局,届时钢厂或许只能接受矿山提出的涨价要求和季度定价方案。

三大矿山如此强势是有原因的。一则随着经济企稳回升,各国粗钢产量也出现恢复性增长。据统计,今年一季度,中国粗钢产量增长了13.5%,而中国以外其他国家粗钢产量增长了33%。粗钢产量的增长,使今年铁矿石处于供不应求的市场形势中。

二则三大矿山控制了全球铁矿石海运量的70%,这种垄断地位使其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操纵铁矿石市场价格。现在,天津港罗冰生说,铁矿石具有专向性,矿石只能卖给钢厂,钢厂也必须买矿石,矿山与钢厂应该是一种唇齿相依、互利共赢的关系。但是,由于当前三大矿山已由金融资本控制,千方百计追求当期最高利润,使铁矿石具有资本属性;矿山不考虑企业发展的长期利益,抛弃了供需双方共赢的基本原则。

知名钢铁专家、新华社特约经济分析师马忠普等业内人士认为,要改变在铁矿石谈判中的不利地位,我国钢铁企业必须立足长远,切实增强自身实力,增加自己的谈判砝码。

增强实力首先就要增强对境外铁矿石资源的控制力。当前中国所能控制的境外铁矿石资源只占进口总量的9%。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咨询委员会副主任焦玉书说,只有加大境外开矿力度,增加权益矿的比重,我们才有和三大矿商谈判的资本。

增强实力还要增强对国际海运市场的控制力。海运费在铁矿石进口成本中占了不小的比例。2008年6月,巴西和澳大利亚至上海的铁矿石海运费曾分别高达108.7美元/吨和50.5美元/吨。中国铁矿石散货运输主要控制在三井商社等国际海运公司手中,三大矿山和一些国际基金也通过海运期货等手段操纵海运市场价格,从而影响铁矿石谈判。虽然目前海运费尚处于较低位置,但我们必须对将来的波动风险抱有警惕。

增强实力就必须推进钢厂之间的兼并重组,提高钢铁产业集中度。当前的困难是,一些地方为了本地GDP和税收,不愿意淘汰小钢厂。所以,需要从考核机制和财税体制上做出有利于兼并重组、淘汰落后的制度安排。

增强实力还必须大力鼓励钢铁企业走出国门,不仅要在海外开矿满足国内资源需求,还要多在海外建厂。马忠普认为,在海外建厂,既能更方便地获取资源,也比较容易得到所在国政府的支持,同时也有利于减少贸易摩擦。

63.5%印度粉矿到岸价已达约190美元一吨,这更使三大矿山有了大幅提价的底气。

清洗机设计公司

医疗设备设计公司

产品设计网

友情链接